华尔街日报:外资大量流出中国股市,投资者重新评估地缘政治风险

外投资者本月已抛售95亿美元的中国内地股票,这反映出在俄罗斯被金融孤立后投资者在重新评估地缘政治风险。

从截至3月24日的资金流出情况看,3月份通过陆股通流出的资金可能创下2014年该机制启动以来第二大月度流出量。最大月度流出发生在2020年3月,那时新冠疫情冲击了全球市场,境外投资者净卖出106亿美元的境内股票。

近年来,境外投资者向中国市场投入了巨额资金。随着境内市场规模的扩大,中国政府也采取了促进交易便利的措施,这些证券已被纳入由MSCI明晟(MSCI Inc., MSCI)等供应商运营的有影响力的指数。央行数据显示,2021年12月,境外投资者持有的境内股票和债券都超过了6,000亿美元。

分析师和投资者称,现在判定这种对中国市场逐步接纳的势头已出现转折点还为时尚早。不过,他们表示,在最近的市场动荡中,可能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对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退市担忧和中国不断恶化的新冠疫情也助长了这种动荡。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首席经济学家Robin Brooks表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给外国投资者敲响了一记警钟,许多金融界人士根本没料到这场战争会发生。他表示,与几周前相比,投资者对于投资中国这个命题问出了不同的问题。

追踪国际资本流动的Brooks说:“现在他们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对俄罗斯的预判这么不准,那我们还可能在其他哪些方面做出错误的判断。我认为这可能就会涉及到中国了。”

香港基金管理公司世诚投资(香港)(MegaTrust Investment (HK))的首席执行官王琦他表示,中国对这场战争的模糊立场是问题的一部分。王琦说,围绕中国的立场有很多误解、困惑和猜测,这似乎是全球投资者面临的一个大的风险因素。世诚投资(香港)专注于中国境内股市、即A股市场;王琦曾担任MSCI明晟中国股票研究部门主管。

在中国境内外股市大幅下跌的3月14日和15日,资金外流的规模最大。中国决策者3月16日做出了安抚投资者的表态,在之后的两个交易日里,内地股市获得强劲的资金流入,之后又出现了更多资金温和流出的情况。

野村(Nomura)亚太区股票研究部联席主管Jim McCafferty表示,专注于新兴市场的许多投资管理机构都遇到了终端投资者要求退出俄罗斯的情况。他说,其中一些资产所有者也决定退出中国,因为这两个国家在政治上有一些相似之处。

McCafferty说,有些国际投资者不想有任何相关敞口。

与上海和深圳市场的整体规模相比,此番抛售规模并不大;沪深两市的总市值约为13万亿美元。一些国际银行和资产管理机构已表示,以公司财务前景衡量,某些中国股票已经跌过了头,尽管短期存在大幅波动风险,但这些股票仍有吸引力。

高盛(Goldman Sachs)的分析师称,仍给予中国市场超配评级(这意味着建议投资者让中国股票的持仓比例高于所追踪基准的比例),他们还表示,对中国股票的长期需求未受影响。花旗集团(Citigroup)在一篇发布于线上“Wealth Insights”的文章中表示,估值便宜的中国股票提供了一个战术性机会。许多投资者也驳斥了关于中国股票(无论是在国内还是海外上市的中国股票)不具备可投资性的观点。

不过,本月的资金外流情况还是很罕见。万得(Wind)数据显示,自陆股通启动以来,外国投资者在每六个月中大约有五个月净买入中国股票,其他月份的资金外流也很少超过30亿美元。即使在去年科技行业被整顿期间,买入中国股票的浪潮也仍在继续。科技行业治理整顿主要针对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

股票交易互联互通机制的数据并不涵盖所有外国投资者的交易,一些外国投资者通过另一个名为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的机制买卖中国股票。

股市资金流出之际,长期涌入中国债券的资金也有所减少。如果外国金融投资枯竭或开始从中国流出,人民币将失去一块支撑基石。人民币一直受到资本流入和中国出口激增的支撑。

上个月,外国投资者卖出了相当于56亿美元的人民币计价中国政府债券,创下月度资金流出纪录。今年1月,中国主权债券相对于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溢价近三年来首次降至1个百分点以下,降低了对投资者的相对吸引力。

转载请附上原文链接:期货城 - 美股港股期货比特币投资资讯 » 华尔街日报:外资大量流出中国股市,投资者重新评估地缘政治风险

赞 (1)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